乙炔冬至阳生春又来。——《十二月令》之十一月 天时人事日相催,-五覺齋

冬至阳生春又来。——《十二月令》之十一月 天时人事日相催,-五覺齋
金丝楠薄浮雕《十二月令》十一月
《礼记·月令》:“仲冬之月,命之曰畅月。”郑玄的注解为“畅,犹充也。”因此农历十一月的别称为畅月。孔颖达还注解为:“言名此月为充实之月,当使万物充实不发动也。”而孙希旦的集解是,“畅,达也。时当闭藏而畅达之,故命之曰畅月刀歌之回旋刀,言其逆天时也。”冬季之中,按序列也把十一月叫作仲冬聂凌峰,此外还有幸月、葭月、龙潜月之说,无可考。农历十一月已经进入严寒王湛生,只有苍松翠柏,依然茂盛。画中描绘人们日常生活场景:水榭中,一位父亲在鞭责幼子,诸人在一旁劝护。后面静室中好佛的老者向人合掌答礼龙粮网。后园的妇女儿童作各种游戏。

天时人事日相催,冬至阳生春又来。今天6时23分,迎来“冬至”节气。我们迎来一年里黑夜最长的一天。冰益壮,地始坼,自此进入隆冬时节秦海睿。冬至又叫“冬节”,是古人计算二十四节气的起点,洪震南被视为冬季的大节日,人们在这一天祭祖,彼此贺冬,所以又有“冬至大如年”的说法。在古人看来是一年中阴阳转换的关键节气,此时的物候也符合着古人对阴极阳生的理解。

冬至诗
[南北朝]鲍照
舟迁庄甚笑。水流孔急叹。景移风度改。日至晷回换远足惊魂。眇眇负霜鹤。皎皎带云鴈。长河结瓓玕。层冰如玉岸。哀哀古老容。惨颜愁岁晏庹读什么。催促时节过。逼迫聚离散。美人还未央。鸣筝谁与弹。

邯郸冬至夜思家
[唐]白居易
邯郸驿里逢冬至,抱膝灯前影伴身。想得家中夜深坐沃兹基硕德,还应说着远行人。

小至
[唐]杜甫
天时人事日相催妖应封光,
冬至阳生春又来。
刺绣五纹添弱线,吹葭六琯动浮灰。
岸容待腊将舒柳,
山意冲寒欲放梅。云物不殊乡国异,
教儿且覆掌中杯。

冬至
[宋]陆游
老遇阳生海上村,
川云漠漠雨昏昏。邻家祭彻初分胙,
贺客泥深不到门。万卷纵横忘岁月,
百年行止村乾坤。明朝晴霁犹堪出,
南陌东阡共一樽阎默涵。

冬至
[宋]王安石
都城开博路,佳节一阳生。喜见儿童色,欢传市井声。幽闲亦聚集,珍丽各携擎。却忆他年事,关商闭不行尘世清歌。

冬至
[宋]文天祥
书云今日事,梦破晓鸣钟。家祸三生劫,年愁两度冬。江山乏小草,霜雪见孤松。春色蒙泉里,烟芜几万重。

冬至日
[宋]苏辙
阴阳升降自相催分手妹,
齿发谁教老不回。犹有髻珠常照物,
坐看心火冷成灰。酥煎陇坂经年在,
柑摘吴江半月来。官冷无因得官酒,
老妻微笑泼新醅。

冬至
[宋]朱淑真
黄钟应律好风催,
阴伏阳升淑气回。葵影便移长至日,
梅花先趁小寒开。八神表日占和岁,
六管飞葭动细灰。已有岸旁迎腊柳,
参差又欲领春来。

冬至
[宋]陈造
至节占天意,丰登又必然。相风绿漪静,宾日矞云鲜。比屋皆生意乙炔,穷阎有醉眠。端容衰病宰,索句海山前。

西江月 龙阳观冬至作
[元]尹志平
月魄光通四海,
龙阳气满三田。
一声雷动震山川吴文东。
迸出飞光闪电。
法雨常加有道,
慈云广布无边。
此时方显太平年。
遂我一生本愿。

冬至月下即事
[明]程嘉燧
去秋寒早天多雪,
今夕冬暄月似春。淡境味长堪送老,
醉乡户小恰容身。客中两度逢南至,
酒后终宵向北辰。莫笑杞人忧国泪,
时看云物一沾巾。

五觉斋斋主郑华星先生

五觉斋首席雕刻师卢小华
知—定—靜—慧
覺即自在
五覺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