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l李青变故迭起 第一章 忠勇巾帼 第六卷-作者东旭鹰

变故迭起 第一章 忠勇巾帼 第六卷-作者东旭鹰
虽然(公孙)伯珪选择了退让秦艺天,但为了能在冀星系制衡“庭柱”的扩张,伯珪雇佣英魂三兄弟配合“(陈)叔至”领导的此处义从,继续在暗中防止敌人特战队对自治区的侵入。
玄德固然不想再牵扯到这羽林兄弟内讧中,可是经不住老同学伯珪的苦苦哀求,他毕竟住着人家的房子,而伯珪又是一个星系的行政长,怎能不给面子?
无奈之下,玄德只有接受了伯珪给三兄弟的高额月薪,与好友叔至共同领导冀星系白马义从,尽力抵抗金羽势力的扩张鬼皇妃。
碧羽势力因孙文台之死基本瓦解,金羽与雪羽又自相残杀、损失惨重,消息传到(董)仲颖耳中,他丝毫不介意被人嫁祸,反而愈加得意。因为,他最忌讳的羽林派中除了这三派外,赤羽分崩离析,墨羽在河南星之战后便悄无声息,看来都难成大器。
虽然,仲颖目前能控制的区域还比较有限,但毕竟控制着英雄社总部,并将年青的社长“伯和”当作傀儡般操纵,只要时机成熟,他便可让天下都臣服在铁羽脚下。
当然,并不是一切都如他心意,昔日铁羽麾下的师团长、今日凉星系行政长——(马)寿成,与另一位铁羽师团长(韩)文约,公开向仲颖叫板,还派出特战队“铁骑”在雍星系边缘星球有所动作。
不过,经飞熊军主力暗中全面抗击,“铁骑”受挫,文约劝说寿成向仲颖政府秘密求和。因此,仲颖固然还不敢收回派遣的飞熊军,但这也算是减少了又一心腹大患。
眼见大事已成,仲颖倍加高兴,想要全家庆祝,可惜妻子早逝,女儿随丈夫牛辅驻扎在司星系“河东星”。他仲颖虽然与奉先在人前亲如父子,却毕竟不是父子。一时间,仲颖突然领悟了“高处不胜寒”的感觉,他大业胜利在望,才发现自己原来孤独无比……
为了庆祝大好形势,仲颖特意举办了盛大的欢迎宴,强行命令长安城中的官员都来参加。宴会上,人人对仲颖礼敬有加,就连伯和也不敢有半点不敬,可是一切都显得那么虚假,让仲颖感受不到半点温暖。
愈加感觉烦闷的仲颖借口上洗手间,离开了热闹的会场,并强令警卫退下,独自来到阳台之上。仰望漫天星空,他不由轻叹一口气,这夜空的每一颗亮晶晶的星星都代表一个恒星系,其中终究还是敌人多、朋友少。贞元、大周这些玉虚类国家,将他仲颖视为信仰的敌人,而弥罗这类与玉虚敌对的宇宙大国,又时时刻刻想把他仲颖当作棋子,如今发现无法利用,自然也是对仲颖充满敌意。
真可谓世事如棋局,变幻不定。但对仲颖来说,无论未来成功还是失败,仲颖多么希望能有一个红颜知己与他共同分担喜忧,以心交心,让他不必孤单地承受这一切压力啊!
就在仲颖仰天伤感时,忽然听到一声轻柔的叹息,他不由转头望去,隔壁阳台上的一道靓丽身影映入他的眼帘。仲颖不由好奇地询问:“这位小姐,你在为什么事烦恼,或许我可以帮你解决问题。”
当对方侧过身来,仲颖意外发现此人竟然见过,她便是英雄社“(王)子师”的女儿——阿婵。在洛阳,仲颖去吓唬执政长“伯和”时匆匆见过她一面,当时便觉得眼前一亮雷雨霖,今日细看,果然是位倾国倾城的美女。
与仲颖的惊喜截然相反,阿婵转身见是仲颖,神情忽然一变,略略俯首便算是打了招呼,竟随即离开。仲颖不但没有丝毫不满,反而喃喃称赞:“太漂亮了,子师怎么会有这样的女儿?”
“总务长,越是美丽的女人可能越危险,您要小心啊!”
听到这熟悉的声音,仲颖不必回头,就知道是自己的得力战将(吕)奉先来到身后。他不满训斥:“奉先啊!你不能把美女都看成敌人啊李世汉!这样下去,你不是当一辈子单身狗潞安生活网,就是会出柜的!”
奉先:(苦口婆心)总务长,我只是想提醒您,虽然现在看起来十四星系的形势有利于我方金水疑云,但越是貌似安全的环境下,越可能潜伏着危险。您是我们的领袖,要小心啊男颜之瘾!
仲颖:如果要提防每一位美女,我还怎么续弦啊?
奉先:(略感吃惊)您,该不会打算娶子师的女儿吧?
仲颖:怎么?难道我堂堂总务长,还不配做那个子师的女婿吗?
奉先:当然不是,是子师的女儿配不上您。
仲颖:(怒)胡说,配得上、配不上我,是我说了算,除我以外,谁说都没用,包括你!
奉先:(忙后退低首)总务长说得对,是我多嘴了!
仲颖:(口气略有缓和)当然,你说让我提高警惕也对,你就帮我调查一下这美女,如果没什么问题,我就找个机会把她娶了。这样,你觉得可以吗?
奉先:总务长言重,我只有服从您命令的天职,怎么敢发表意见。
仲颖:不必谦虚,我对你视如己出,早就把你当作了自己的儿子,你办事,我放心!
与此同时,阿婵已经回到宴会会厅中。子师正与几名英雄社高层人员聊天,见阿婵神色有异,急忙找借口脱身过来lol李青,轻声问女儿:“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阿婵低声报告:“我刚才看到仲颖那狗贼独自去了阳台,本来想趁机干掉他,就在我要动手的时候,突然看到他身后居然跟着奉先,可惜了一个好机会。”
子师不满呵斥:“谁让你轻举妄动的?血的教训还少吗?算了,回去再说!”
正要带阿婵离开的子师,忽然见奉先冲他们父女走来,两人心中顿时紧张万分,虽然表面都不露声色,但阿婵已经随时准备出手。
奉先彬彬有礼地略略鞠躬问:“子师前辈,我可以跟令千金聊聊吗?”
子师:(强作微笑)阿婵不太懂事,奉先将军李之繁,如果她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,请看在我的面子上,不要跟她计较。
奉先:子师前辈,您不要误会,我只是随便跟阿婵小姐聊聊,这里人多嘴杂,我想邀请她出去走一走,您能批准吗?
子师:当然,当然,奉先将军是个磊落好汉,我怎么会不同意?(转向阿婵嘱咐)跟将军出去说话要有分寸,不准放肆!
阿婵心领神会,这是子师叮嘱她不要露出马脚,更不能再鲁莽行事,她轻声答应,便跟奉先离开了会厅。仲颖又主动过来找子师聊天,子师不知道仲颖的真实想法,还以为这位总务长有意撮合奉先与阿婵。
不仅是子师,阿婵心中也产生了同样误会荣明方。然而,当两人走到较为僻静处,奉先的第一句话便让阿婵知道自己猜错了:“阿婵小姐,请放弃伤害总务长的念头吧!”
阿婵:(强抑心惊)将军的话,我不明白!
奉先:我虽然是个粗人,却毕竟是个异能人,在阳台上我感受到了你的杀气,你想杀总务长。
阿婵:(神色不变)将军厉害啊,一句你感觉,就要给我安上意图谋杀总务长的罪名,那你现在便可以把我抓走!
奉先:……我并不想抓你,如果要抓,刚才就动手了。虽然我提醒总务长提防美丽的女人,但并没有出卖你。可是你已经引起总务长注意了。
阿婵:怎么,他要抓我,还是杀我?
奉先:他要娶你!
阿婵:(大惊,高嚷)他疯了吗?他的年纪比我父亲都小不了几岁。
奉先:(冷笑)你不用装出这个样子,如果你想杀他,这恰好是接近他的最好机会。
阿婵:(同样报以冷笑)如果我想杀他,你会让我接近他吗?
奉先:也许我只是总务长的工具,但保护他也是我的职责,你也不必当别人的工具。
阿婵:(故作不解)什么工具,我不明白?
奉先:你不用瞒我了,我们最早见面,应该是在总务长庆祝就职的仪式上吧?
阿婵:将军一定是记错了,那时我身体不舒服,没有参加宴会。
奉先:别骗我了!我的记忆力自信还是不错的,我记得你的双眼,虽然当时你蒙着脸。
阿婵:……哼,又是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?你的记忆力在法庭上应该不算有效证据吧?
奉先:法庭?阿婵小姐,最近长安城里失踪了很多人,你觉得他们在哪里?如果他们出事了,你觉得这些人有经过合法的审判吗?
阿婵:(装出愤怒状)你,你在威胁我吗?
奉先:不是威胁,我是真不想你受到任何伤害,我也不希望为了自己的职责石井萌萌果,对你有任何不利。我知道你是英雄社秘密部队的人,我劝你们认命吧!这十四星系已经不是英雄社的汉光国,不过是群强者争权夺利的修罗场。你们那无谓的理想已经全部成为泡影,何必再做无谓的抵抗?算了吧,忍了吧,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?
阿婵:(神情肃穆)你到底想怎么样?
奉先:我知道你们还有些力量,还可以玩儿些花样。我建议,干脆你给自己制造一场假死,然后尽快离开京兆星。总务长知道你死了,就不会强迫你嫁给他,你也不必跟他同归于尽了。
阿婵:(不再伪装,无比严肃)将军,别忘了,你也曾经是一名光荣的羽林军,你甘心像行尸走肉那样活下去吗?你难道忘记自己当年入伍时的初心、曾经拥有的信仰吗?
奉先:(面生愠色)现在你还提什么信仰,我们就不能现实一点吗?!
阿婵:看起来将军始终不明白什么是信仰威尔惠顿,一个真正有信仰的人,不是为自己而活,而是要为天下大部分人而战斗。信仰,是可以让你付出自己包括生命在内的一生所有而去争取的东西,信仰是让你一息尚存便不会停止为之奋斗的东西。为了我们肩负的责任,为了汉光国后代子孙的幸福未来,我区区一条性命算得了什么?我不用装死,如果你要阻止我,我的命就在这里!
奉先:(懊恼)你,你为什么这样傻?你是这样,那个玄德也是这样,你们都疯了吗?什么信仰能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?!
阿婵:(惊奇)你是说那个虽然只是雇佣军、却不惜在成皋和洛阳与你们生死相搏的玄德?我知道他,一个无愧于祖先的沛公后代,一个真正的英雄社弟子。你把我与他相比,我感到无比荣幸,我们都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而战斗!而且一个信仰如果不能以性命交托,那还是信仰吗?不过是用来掩饰私心的借口罢了!
奉先:(苦笑)你说得对,可惜我现在连个借口都没有,但是总务长对我有知遇之恩,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受害啊!
阿婵:(傲然)那你可以杀了我!
奉先:(惊恐)不,我不能,我做不出来。
阿婵:(冷笑)你在成皋与洛阳杀了那么多昔日的羽林军同僚,今天你却说杀不了我这个小女子,你骗谁呢?
奉先:(惭愧)我杀的人已经够多了,这段时间我每天晚上都在做噩梦。尤其是前一天,我梦见自己亲手杀了一个蒙面人,那人脑袋滚下,面巾脱落,竟然就是你!我当时就被吓醒了,再也睡不着了……
阿婵:(心中一动)你,你该不会是……(霎时面带怒色)你不可以的,你不可以喜欢我!
奉先:(惊愕)为什么,为什么我不能喜欢你?
阿婵:你自己明白的,你要做仲颖的狗,我要做汉光的人,我们注定不是一路人。总之,既然仲颖这个色鬼要娶我,我就成全他,你要么杀了我,要么别挡我!不过我可以提醒你,只要你不阻碍我,我相信牺牲在你手下的忠臣义士仅凭这一点,就会原谅你,不会再到你梦中跟你算账!别忘了,你至少也曾经是一名羽林军!
说完,阿婵头也不回地走掉,留下怅然若失、喃喃自语的奉先……
回到“赤魂”密室中,子师万万没想到,奉先竟然会对阿婵动情。而另一名“赤魂”(陈)公台则立即大吼起来:“这个叛徒奉先,手上血债累累,也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,不可以相信他!我现在就安排前辈与阿婵出城,恐怕仲颖派来的刽子手们就快到了丁凯乐妈妈!”
阿婵:不,我相信奉先不会出卖我们。
公台:你凭什么这么说?
阿婵:从他的眼睛里,我能看到他还残存着良知,或许可以争取他一下。
公台:难道你要让他加入“赤魂”吗?
阿婵:难道不可以吗?我们“赤魂”损失惨重,也需要补充新鲜血液。
公台:那也不能把魔鬼引进来!乾贵士
子师:把奉先引入“赤魂”确实不合适,但是我看出他对阿婵不错,或许对我们有帮助。阿婵,做事要循序渐进,不能一蹴而就。刺杀仲颖的一切行动都必须暂停,至于仲颖打算娶你的事,我们能拖就拖,不然会把那奉先逼得立刻跟我们翻脸。毕竟仲颖对他有救命之恩,奉先是不会给我们任何可乘之机的。好了,今天的事情就先到这里了。
说完,子师便匆匆离开了密室,拒绝仲颖即将提出的要求可不是个简单的事情,他还需要作很多准备才能成功。
这时,阿婵见公台若有所思,笑问:“你这个诡计多端的脑袋又在想什么?”
公台神秘一笑:“或许我们真可以让奉先加入‘赤魂’!但我们都必须冒险,你也要来一个不凡的改变……”
子师正在书房内思索如何拒绝仲颖那老色鬼的要求时,突然就接到报告,说仲颖和奉先来访。他首先想到,是否已经被奉先出卖?但转念一想,如果真是这样,最多奉先带兵来逮捕他们父女,不至于仲颖来亲身犯险。想清楚这点,子师才壮胆迎客。
子师来到门口,刚与仲颖互相打了招呼,就听到楼梯上一阵小碎步响。在场众人循声望去,只见阿婵匆匆忙忙奔下,口中还惊奇嚷着:“怎么刚分开,你就来了?”
仲颖见阿婵向自己奔来,喜逐颜开正要搭腔,却惊觉美女与自己擦肩而过。他回头一看,原来是自己自作多情,阿婵竟然是在与奉先说话。奉先不由一愣,感受到总务长射来的嫉恨目光,他更是尴尬得不知该如何回应。
阿婵毫不客气地挽住奉先胳膊说:“走,我带你去看看我房间!”
子师:(不满)阿婵,不要胡闹,没看到总务长在吗?
阿婵:啊……总务长,您好!
仲颖:(微笑)好,很好,这次我来是为了……
阿婵:我知道,我知道您一定有很重要的事情说,您跟家父慢慢聊,我跟奉先就不打扰了!
话未说完,阿婵便不由分说拽着奉先离开。虽然论力气,奉先只要轻轻动动胳膊,就可以让阿婵摔倒一边,但他却不忍如此做,竟只能被阿婵拽走。
子师不知道阿婵究竟搞什么鬼,忽然他的传统手机响起铃声,别人听来好像是闹钟,实际上这是一个短信音。子师假装去关闹钟,瞬间看清短信内容,虽然心中不解,但这信息却是来自赤魂智囊“公台”。
子师收起手机,立即说:“总务长来得正好,有一个不情之请,还望您能答应。”
仲颖这次本来就为求婚而来,当然要讨好未来的老丈人,忙不迭地答应周伟利。但很快他就后悔不迭,因为子师的请求居然是:“请总务长同意阿婵与奉先的婚事。”……
注:
文约:对应东汉末年马腾集团的“韩遂”。